ag改路单|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ag改路单|平台
王信聪

 写自然之态    画生命之韵

——读王信聪中国画作品

 “天道酬勤”,成功永远属于求索不倦、勤奋追求的人。王信聪以“写自然之态,画生命之韵”而为世人所瞩目,他的作品亦因此而为人们所喜爱。王信聪以山水为主,作品多展示巴蜀山水的源远流长、山重水复、重峦迭嶂、幽秘秀润,且空间深远、场面宏阔、浑然厚重、笔墨氤氲,这是王信聪作品的整体特点;王信聪的山水得之于造化,取向苍茫、辽远,且极重韵致与情怀的表现,这使他获得了较高的起点;在风格、神采上,王信聪多得益于巴蜀画风的影响,重意象表现、诗意传达,烟雨迷蒙、悠远静谧;技法上,则以点、线为主,勾勒、皴擦,浓淡、疏密,水墨渲染,用以营造蜀中山水特有的风采与韵致。

显然,王信聪的山水作品中,十分注意汲取宋画“巨嶂”山水风范,危崖峭壁、江涛拍岸的诗境跃然纸上,峡江雄姿、烟云弥漫的浑茫苍润尽在咫尺之中;可见,王信聪善画大山大水,善于经营山高水远的意象式组合,善于在“三远法”的传统空间法则中推陈出新,不断翻出新意;而这一切,都转换为一定的笔墨语言与表现手法,使之成为一定形式结构的氤氲性“言说”。

源自北宋绘画的“巨嶂”式山水风格,气势宏大,是一种在稳定性框架中有着多样性丰富变化的空间构成,它考验着画家的才能,要求画家在“有限中表现无限”、“咫尺中天高地阔、山高水远”,王信聪以自己的创作实践表明,他敢于迎接这一挑战,在面对这一巨大的艺术命题中,他给出了勤奋、不倦、求索不止的答案。

有此信念,王信聪终于在画面上营造出千回百转、烟雨迭嶂的蜀中山水图景,以笔立骨、以墨取韵、以意造境,成为他作品最基本的特征。笔线的运用,不但表现了山石的险峻与奇峭,还分割了画面有限的空间,使空间呈现为多样的变化,且在同一时间中将其给以展示,为画面平添了声势与气韵,产生了极强烈的视觉效果,也增加了某种神秘性;在这种神秘性中,让人领悟到造化之神奇,自然之神韵,山水意象之间洋溢着画家崇拜自然、“物我两忘”的理念。

可以看出,在高远、深远与平远空间法则的处理中,王信聪注重的近景、中景的表现,且在实处辅之虚空,浓密处辅之留白,在虚虚实实中,表现蜀山蜀水的自然生态,林莽密布、流水潺潺、山高路狭、村落远在……..,给人以完全“陌生化”的“异地”景象感受,令人为之神往。当然,没有“心游万仞”、“胸中一段奇”式的襟怀,是难以把握这种复杂的意象表现与相关笔墨语言的。

尽管如此,王信聪并未受真实物象的束缚,而去“事无巨细”的再现物象,他捕捉的瞬间印象与身心感觉,以及由此生发的诗性与诗意;重要的是,画家把印象与感觉,又转化为“实写”与“虚写”的手法处理,其中的“虚写”,不是不写,而是把无限性与丰富性,高度概括和简化为“虚无”,看似“虚无”,实则很多,只能隐藏在深层与背后,这样的处理,给人以审美想像和抒情的空间,如果不是这样的处理,画面上的山水诗情便不会有现在的效果。

在宏大的结构中,王信聪同时还十分注意情趣的点缀与营造、使画面增加耐咀嚼、耐人寻味与耐读的元素,使作品在整体与细节的结合中得到完美的统一;因此,不论尺寸大小,王信聪的山水画都因获得了充实而产生了壮美,某种秀美也暗含其中,让人获得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效果。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山因水而青,水因山而动,王信聪在山水的动静之中,找出了山水的平衡点,发现了自然中感性生动的生命形式,在他的笔下出现的是郁勃的生机,内中蕴含着永恒的生命因素和生生不息的生命之美。

应该说,王信聪的山水画是在自然之态中寻到了生机,在生机之中表现了生命的诗韵。因而,他的每幅作品都是自然的赞歌和生命的诗情表达,缘于此,这些作品是让人难以忘怀的。

王信聪潜心于绘画多年,在其中领悟了求索与创造的乐趣,在笔耕不辍中,他的作品日益摆脱了形而下的色泽,渐趋于形而上的精神表达,可以说,他的作品表现的就是他自己,他的内心世界通过绘画得到折射,而我们因此看到,这是一位辛勤、努力的画家,他带着朴素的诗意情怀去从事绘画事业,在绘画中他收获了喜悦、快乐和幸福,与此同时,他的作品也日渐深刻。

 

着名美术评论家  徐恩存

 

 

 

 

王  信  聪  简 介

 

王信聪,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工笔画学会会员、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院画家、中国现代绘画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中国书画家联谊会会员、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中国水墨研究院院士、中国人口文化促进会书画院理事、国际中国书画家交流促进会副秘书长、文化中国艺术顾问、文化中国艺术馆副馆长、北京红森尚艺画院院长、ag国际馆官网|优惠副主席、宁德市艺术馆专职画家、宁德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宁德市政协书画院画师、闽东画院画师。2009年5月,担任“和谐中华——海峡两岸书画家交流活动”艺术总监, “明天会更好——纪念汶川地震一周年慈善爱心书画艺术交流展组委会艺术总监、副秘书长(兼);2009年6月被中华慈善总会授予“慈善爱心书画家”称号;先后在中国美术馆、河南博物院、新疆、成都、广东、广西、福建等地举办《王信聪、宋香菊夫妻画展》。作品曾被中央办公厅、中南海、天安门城楼等单位收藏。《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中国书画报》等多家媒体报道,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艺术耕坛·名家名作 王信聪画集》、《水墨闽东——王信聪画集》,出版有《王信聪、宋香菊画集》。在福建宁德市组织举办了“首届山水杯——全国书画大展赛”、“反腐倡廉书画展”等展览。

 

 

 

 

作品《山居之秋》、《佳秋》、《溪山秋色》分别获得2008年中国美协主办的展览获最高奖优秀奖;作品《川西人家》入选第五届中国西部大地情——中国画、油画作品展;作品《太行秋居》、《山居秋情》、《万叶秋声》分别入选2008年全国中国画作品展、全国第七届工笔画作品展、全国首届中国画线描艺术展。于2010年8月7日——9日,在上海联合举办“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主题公益活动”,以宣扬地震灾区教育事业为目的,做出突出贡献的先进单位和杰出个人,由联合国和国家有关领导人进行颁奖和表彰,王信聪被授予“中国国粹文化成就奖”。

    

    

 

 

情洒山水  纵情水墨

——专访着名山水画家王信聪先生

本刊记者  曹秋香

现当今,每每提起艺术家,特别是画家,我们总会和热烈、张扬、激情等等强烈的字眼关联起来,而见了王信聪先生,却让我肃然起敬。

王信聪先生外表看上去平平淡淡、朴实无华,言谈举止非常谦逊,在他身上绝对找不出名人画家们通常摆出的自以为是的架子。如果有3个以上的画家在场,你甚至有可能忽略了他的存在,然而当我仔细观看他的作品时,却着实令我吃惊不小……

像他这个年龄段的画家,调动新奇手段“制作”各种效果者,并不鲜见。而他始终以一种近乎“吃力”的方式画画,淡淡地平铺直叙,宛如其人。他的山水画图式没有明显的倾向性,我们却能被一股扑面而来的生机所打动。

画作中每一个细节都能看出,他从未想过要走捷径。其笔下的勾皴擦染,都属传统一路。他深知离开传统功力,中国山水将弱不禁风,因而——坚实的传统笔墨底子,成为他作品耐看的主要因素。纵观其画,给人朴实无华,笔沉墨实,开阖自如的感觉……画卷中,透射出扑人眉宇的书卷之风。

他把自己的艺术生命,和一方水土紧密相连。

结缘书画  钟情山水

王信聪先生出生于贫困的农村家庭,自幼学习武术强身健体,后来受舅爷爷的熏陶,深深地爱上了书画艺术。每每有时间就会去向舅爷爷请教,长此以往奠定了深厚的绘画基础 。“峨眉天下秀,青城天下幽”,三峡风光等巴山蜀水对于出生在豫东平原的他无比向往。他毅然的来到四川,从90年至今在巴蜀生活二十余载,梦在巴蜀,“高山流水小桥人家,花开倩影暗香浮动”这也许是他对巴蜀山水的真切感受。他的作品中,描绘的都是熟悉的而又最能触动人内心情怀的巴蜀景色。一笔一墨、一点一画都描绘着他心中的情感。

他对画画到了痴迷的境界,一天不画画手就痒,感觉到很空虚,所以在右肩膀手术期间,刚手术两天,就在病床上画小稿子。刚出院,打着绷带开始了左手画画,而画的更加豪放。因为左手没有右手那么随和,所以用笔能简就简,反而起到预想不到的良好效果。

王信聪先生始终以巴山蜀水为题,去吟唱着自己内心的情怀,他的山水画,是取之自然,却又超越自然,最终在纸上出现的是他心中的山水。他的作品因而具有极强的个人化特点,表现了画家独到的观察角度与对自然山水的独特理解。大部分画作,都在一派烟云苍茫之中体现巴山蜀水的重峦叠嶂与源远流长。尽管如此,画家并不把自己的关注点聚集在真山真水之上,而是从感觉出发,更多地沉浸在审美心理失控的流动之中。

师古不泥  探索创新

中国画的研创之路,无非是解决好继承与创新的关系。如果在继承上积之不厚,则难得中国画的精髓;如毫无创新,又将落得“似曾相识”,千人一面。但是师古不能泥古。比着古人画,那叫练习基本功。从古人那里汲取的精化,要消化吸收后融入到创作中,形成自己的独特风格,这才叫大家。而记者发现,王信聪先生就称得上是一位师古而不泥古,探索中国画创作新路子的书画大家。
王信聪先生作为三峡画派岑学恭的学生,在他的画作中,虽然可以直观地感受到典型的三峡画派意象,但王信聪先生在继承传统的扎实功底上,以创新为已任,将古典水墨山水的势与内在的充沛情感和时代风潮结合了起来,创造出了独具一格的融现代性和人文性于一体而又不乏古典韵味的优秀作品。有评论家指出,王信聪先生将巴蜀山水和三峡画派推向了更加奇绝的笔墨意趣高峰,引领了中国山水画的新气象,开创了中国山水画的新高峰。
记者发现,王信聪先生虽然不是土生土长的成都人,但在绘画创作中情钟巴山蜀水,在从事水墨画创作的几十年内,跋涉于巴山蜀水之间。在他笔下描绘了大量巴山蜀水美景的作品,在这些书画中,画家以自己独有的悟性,用精神气韵笔墨造化,使中国山水画最为神韵的高绝境界得到了很好的诠释。“在剑阁的古道上有着10万余棵柏树,那里是我作品的灵感源泉,我常年坚持在那里写生。坐在古道上写生,犹如穿越了时空隧道,与古人对话。每次去都有新的感受。”王信聪先生说,先秦古道深处,有着沉甸甸的沧桑感,有时他觉得自己画的并不是山水,更是一种生命。
据了解,王信聪先生的书画呈现三大独有风格,即展示线条之美的山水画;突出巴山蜀水的意向解构画;具有人文精神的“柏树”题材画。其中展示线条之美的山水画往往通过线条起伏转折,搭界阴阳项背,并运用了枯笔干檫之技法,使饱满的情景配以高低错落之远景,从而显得清新雅人;突出巴山蜀水的意向解构画,往往显得诗情画意,从画的意境上来讲,隽永、沉着、浑厚、大气,犹如美酒,回味悠长;人文精神的“柏树”题材画,则是王信聪先生最具人文关怀的作品,从中可以看出画家知识沉淀以及“大音希声”回响,原因在于王信聪先生喜爱写生,其足迹遍布全国,特别是剑门关、翠云廊、广元古驿道的松柏古道更是他常常踏访之地。

显然,画家的创作过程.因是襟怀归于自然的过程,当他在水、墨的泼、洒、钩、皴、点、染中,烟雨苍茫的水墨画境,便被抹上了迷离与神秘的色彩,令人在水墨迷蒙之中领略到万象多姿的内在生机,感受到一种与“物我两忘”的心灵愉快;而思绪、情感也在水墨的漫漶与幻化之中得慰藉与安顿。因而,笔下的作品呈现了虚实幻化的氤氲境界,它又不同于单纯的直感,而是以竟社的力量,去做对既有经验空间的超越,使“物我”实现迭合,并体现出含蓄,精炼以及从内心观照中求升华的意象画幅。他的线条显得随意和淡然,逸韵之气依旧,灵秀而不轻浮,淋浪而不散漫。当然这其中的苦不言而喻,练笔墨、练造型、练章法、练多元,苦苦的探索着,追求一种新境界。

画如其人  朴实无华

王信聪先生在用笔上则追求骨力雄劲、朴素率真的效果。他努力使点线交织错落,层层叠起;茂林清泉相互映衬,画面丰富而不累赘;景观阔大而幽深,前景和中景的树木表现出层次和空间的深度。透过这些灵动的充满生机活力的作品,我们可以看到他对艺术精神的理解,观察创作方法的把握,升华艺术的能力以及精妙的笔墨技法和造型能力。作品或朴实无华,或凝重幽深,或精细巧密,或高古神秘,充满着现代艺术家的活力和挑战意识。

一些山区山路艰险,人烟稀少,游人很难到达,却是画家们扑捉创作素材的理想之地。而他喜欢自然与人文相合的风景,将山区中与人有直接关联的谷地山居景色作为创作主题,经常写生作画,乘兴而往,领略不尽,且不涉奇诡,不尚纤丽,得其真趣,传其真情。如他所创作的《 山居秋色 》,就是将巴蜀山村中很一般的山石、灌木、溪水、村舍等纳入视野,表现得丰满而随意,真实地再现山水景观的朴实本质。

他把上山写生当作休息,和大自然拥抱,感受大自然的气息,心情自然坦荡。与山民同吃同住,从他们朴实无华的品德中增添养料、增添纯真。生活上与山民去比,知足才有好心境。他深切地体会在外爬山写生与习画的过程如此相似,在他写生游记上就留下了“登临峰顶知山大,步入山道觉路艰。”的感叹。

不难看出,王信聪先生往往在静中求动,动静结合;巨中之微,广大精微兼而顾之,方寸不乱,以显出图式、笔墨的情思与意趣,使水墨渲染与景物气氛谐调一致。其中饱含着一种感于内心体悟的精神气息。当山与云、水与烟共同组合为某种图式与语境时,山水间自然包含着画家对自然观照感受的深刻体会,包含着物我两忘以至物我相契的意境,而山川与流水之间就必然洋溢这蓬勃的生机和氤氲之气。

细细品读其作品,我们不难发现他的画,山是朴实的山,水是朴实的水,树也是朴实的树,人更是朴实的人。画中所涉题材元素:朴实无华的农户,漫山遍野的累累硕果,在王信聪先生的笔下都宛若世外桃源,恍若如精灵居所。

如今,王信聪先生一如既往的认真勾勒一笔一划,笔下厚重淡彩,朴素意象,汇合成一种文化主题与文化思考,又以一种山水画的方式透示出来。这样,使他看似平常的山水风情,便显示出丰厚而充实的效果……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共17条 第1/1页 每页20条 跳转到
友情链接: